股权质押爆仓 辛宇罗伟广等昔日私募明星连败

2018-06-26 14:34:26    来源:时代周报    

  6月13日,中信证券将昔日私募基金明星罗伟广质押的金刚玻璃股票强制清仓。一个月前,山东省临沂市兰山法院对东晶电子的公司银行账户采取了冻结资金的强制措施,原因是实际控制人、昔日私募明星苏思通陷入了与刘润东的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6月19–22日,上证指数破位,股价急速下跌重挫市场,其中,股票型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的净值首当其冲。随着股价下跌,上市公司超万亿的股权质押最受冲击。

  在债务高企、资金紧张的背景下,在基金产品与上市公司之间存在联动关系的部分,最先暴露出风险。

  明星溃败

  据数据,2018年1–6月22日,在披露投资经理名字的阳光私募基金中,按其净值表现,业绩排名第一的是胡鲁滨,其获得的总回报为155.79%;但斌以15.56%的回报率,排名第328;易向军的业绩为7.46%,排名第995;辛宇名下最好的产品业绩为-1.19%,排名第5507;罗伟广名下最好的产品业绩为-0.09%,排名第4651;苏思通名下最好的产品业绩为1.06%,排名第3403。

  这几位都是私募基金行业被报道较多的基金经理。

  其中,辛宇和罗伟广被视为2015年的私募明星。

  据数据,2015年业绩回报排名第一的投资经理是辛宇,年度总回报为251.5%,罗伟广则以241%的年度总回报排名第2。相比起来,易向军则以69.97%的年度总回报排名第283,但斌当年的业绩为23.28%,排名1349,王亚伟当年的业绩则为24.29%,排名第1303。

  但到了2018年2月,辛宇旗下的神州牧11号基金净值暴跌至0.6879,低于止损线0.7,向投资人宣布清盘。

  而罗伟广旗下的29只产品,截至2018年6月22日也是全线亏损,今年以来回报率最低的亏损75%,其他大部分也都亏损30%之上。

  苏思通则号称是2016年的私募明星。实际上,根据数据统计,2016年当年,在披露投资经理名字的阳光私募基金净值排名中,第一位的是刘兵,获得了192.4%的年度总回报,苏思通实际上以184.41%的年度总回报位列第三名。相比起来,当年罗伟广以74.41%的年度总回报,排名第28;但斌获得了26.8%的年度总回报,排名第160;王亚伟排名最高的产品获得了12.59%的年度总回报,排名第497;易向军排名最高的产品的业绩是-13%,排名第4770;辛宇名下表现最好的产品业绩为16%,排名第374。

  易向军成名则更早,在私募界被称之为“军哥”。据数据,2014年的阳光私募冠军是李建鸿,其年度总回报为244.96%;易向军以73.95%的年度总回报,排名第74;王亚伟当年赚了50.28%,排名第224;罗伟广则以49%的年度总回报排名第249;但斌当年取得了38.17%的年度总回报,排名第416;辛宇的年度总回报为20.29%,排名第902。

  但到了2017年,易向军名下表现最好的产品业绩却仅为0.47%,排名4947。当年,但斌以87.63%的总回报排名第73;成泉资本的王雯珺和胡继光则以87.59%的总回报,紧随其后排名第74;王亚伟以年度18%的总回报,排名2278;罗伟广管理得最好的一只产品获得了29%的年度总回报,排名第1085;辛宇名下表现最好的产品业绩为-6%,排名6136。

  易向军2017年被证监会处罚,原因是操纵宁波富邦股价。2018年1月7日,易向军旗下8号、11号、9号产品被提前清盘。

  公募基金同样损失惨重。

  根据数据,在6月1–23日的三周,仅有159只股票型公募基金产品没有亏损,其余的1098只产品都是亏钱,其区间回报率为负。而在6月15–23日上证指数下跌的一周中,仅有139只股票型公募基金产品没有亏损,其余的1118只产品全部亏钱。

  其中,亏得最惨的是“信诚中证TMT产业B”,在6月15日–23日的一周内,区间回报率为-37.5%,而自6月1日以来的区间回报率则为-46%。

  “信诚中证信息安全B”的单位净值,在6月1日时为0.516,到了6月15日下降到0.44,到了6月22日则进一步下降到0.303;“鹏华中证传媒B”的单位净值,也是从0.443下降到0.364,再下降到0.273。

  剔除这些B类分级基金,“诺安进取”自6月1日以来,也是回撤了18%左右,其单位净值,也是从0.879下降到0.817,再继续下降到0.731。

  金刚玻璃变故

  金刚玻璃是由民族证券在2010年保荐上市的公司,其历史可追溯至1994年在汕头经济特区成立的金刚玻璃幕墙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防火玻璃、防爆玻璃,用于大型公共建筑设施,包括北京鸟巢国家体育场、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香港地铁站等。此外,公司还生产光伏建筑组件。

  2010年上市前后,公司控股股东为汕头市金刚玻璃实业有限公司,而后者的实际控制人为庄大建,其他股东包括天堂硅谷集团、海富通创投、龙铂投资等PE投资机构。

  2010年6月,金刚玻璃发行股票上市,发行市盈率46倍,募集资金净额4.56亿元,上市之后股价继续被炒高,在2011年3月前后已经比上市首日价格翻了一倍。而根据市场平均情况,通常PE机构在上市之前买入这些企业的价格在20倍市盈率之下。

  到了2013年底,之前的硅谷天堂等PE投资机构已经几乎全部从公司十大股东名录中消失,只剩下龙铂投资。

  有趣的是,2015年,公司实际控制人汕头市金刚玻璃实业有限公司开始做出动作。首先是名称变更,2015年1月5日,公司名称变更为“拉萨市金刚玻璃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刚实业” ),随后,地址也变更,公司地址从汕头市金平区变更为“拉萨市新区柳梧大厦1419室”。

  根据西部大开发政策,企业所得税基本税率为15%,另外除了采矿业和矿业权交易行为外,企业所得税应缴纳给地方的部分可以直接减免,因此,西藏的企业实际税负仅为9%左右,而在其他地方企业所得税为25%左右。

  大股东卖掉股票赚的钱,同样可以用这种办法避税。实际上,金刚玻璃的股价在2014年3月仅为7.55元左右,到了10月份就涨到13元之上了,几乎翻倍。2015年1月,公司股价为10元左右,5月份,公司股价为25元左右。令人错愕的是,2015年12月份,公司股价却反而能创出历史最高,达到44.95元。

  谜底在2015年年报的十大股东名录中揭露出来。拉萨市金刚玻璃实业有限公司占有公司的股权比例,从5月份的21.96%减少到12.11%,而罗伟广则突然出现,在公司持股比例达到9.86%,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而此前的第二大股东龙铂投资持有的股权比例依然为6.79%左右。

  很快,2016年1月22日,罗伟广成为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其持股比例上升到11.244%,而拉萨市金刚玻璃实业的持股比例则下降到10.72%。

  2010年上市前后,公司主营业务收入达到2.9亿元左右,此后每年都能多少有些增长,但到了2015年,公司营业总收入却突然出现了负增长,从2014年的4.33亿元,下降到2015年的3.49亿元,但好在很快恢复,到了2017年已经恢复到6亿元左右。

  而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速,从2010–2013年也是连续4年负增长,2014年实现正增长后,2015年再次进入负增长,2016–2017年恢复为正增长。

  罗伟广2016年1月从金刚实业手中接盘,成为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当时其手中总计掌握的公司股票数量为2429万股,而很快,罗伟广就把这笔股票质押了出去,2016年1月15日,罗伟广向齐鲁证券质押公司股票2128.7万股,当天金刚玻璃的收盘价为23元左右。

  不巧的是,从罗伟广入主金刚玻璃并质押股票开始,公司股价却再也没能实现此前的辉煌,仿佛是强弩之末,股价一路下跌。截至6月22日,已经从-44.96元的最高点下跌到6.79元。

  股票质押,实际上是债务问题,上市公司股东们以股票为抵押去借债。

  按照市场一般的规则,股权质押的时候,金融机构(通常为证券公司)根据股票的价格、数量,计算出被质押股票的价值,收下这笔股票后,按照此价值的40%-50%的金额向上市公司股东出借资金。证券公司赚取这笔钱8%左右的利息,上市公司股东则得到资金后,去用在自身用途。但是,如果股价不断下跌,跌到了质押时候价格的40%,意味着抵押物价值补足,证券公司就会要求欠钱者上市公司股东送来更多的股票质押,或者提前还钱。

  而如果这两者都做不到,证券公司就会强制清仓手中被质押的股票,以收回本金。如果涉及其他纠纷或无法清仓,也会选择到法院起诉。

  6月21日,金刚玻璃发布公告称,披露罗伟广又有一笔新的股权被深圳市福田法院司法冻结。截至当日,罗伟广持有公司股份总数为225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447%,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为2129万股,占罗伟广持股总数的94.34%,另外,法院已经把罗伟广手中100%的股票都已经进行了司法冻结。

  东晶电子实控人生变

  东晶电子此前为浙江金华市东晶电子有限公司,2004年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当时的发起人为李庆跃等12名自然人,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李庆跃。

  公司主营产品是一种名为石英晶体谐振器的电子元器件,此前产品90%以上出口到新加坡、日本等地,并通过松下、索尼、佳能等公司的供应商资质认证。

  2007年东晶电子上市时,其营业总收入为2亿元左右,此后多年并没能有太大成长,2010年营业总收入达到3亿元,2013年下降到2.44亿元,2015年又恢复到3.38亿元。2016年变更实际控制人之后,东晶电子的营业总收入又开始下滑,2017年已经下降到2.3亿元。

  公司净利润则常年维持在2000万元左右的水平,但是在2014年进入亏损,2014–2015年分别亏损1.6亿元、3亿元,2016年勉强扭亏,2016–2017年分别实现净利润740万元、149万元。

  根据公司公告,2016年11月29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了变更,李庆跃以及其他3名自然人股东,将总计1223万股的股份,以每股20元的价格(总计2.4亿元左右),转让给了“蓝海投控”,同时将他们合计持有的公司剩余3670万股股份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蓝海投控”,蓝海投控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蓝海投控的苏思通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随后,公司原董事长李庆跃以及其他高管提交了辞职报告。

  经过2016年底到2017年初的股权及高管变更之后,苏思通以蓝海投控持有公司1223万股股份。

  与罗伟广一样,苏思通拿到股份之后也很快办理了股权质押。2016年12月23日,蓝海投控将其持有的公司1200万股股份,质押给了上海某投资公司,当天公司股票收盘价为16.48元。

  而在那之后,公司股价短暂冲高就开始不断下跌。截至6月22日,公司股价已经腰斩,下跌到8.69元。如果按照市场普遍的50%左右的质押率,苏思通将不得不补充质押或者还清欠款。

  实际上,苏思通同样是两样都做不到。今年4月20日,东晶电子发布公告,宣布实际控制人将再次变更,这距离上次变更才过了1年左右。

  根据公告,实际控制人苏思通,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手中持有的蓝海投控全部财产份额,以及思通卓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上海的两家投资公司,这使得东晶电子的实际控制人从苏思通变更为钱建蓉。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5月,山东省临沂市兰山法院对东晶电子的公司银行账户采取了冻结资金的强制措施,原因是苏思通陷入了与刘润东的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债务风险可控

  近日,随着A股连续下跌,据媒体报道,监管部门也已经开始进行股权质押风险排查工作,部分地区的证券公司收到监管要求,对违约和被动展期的客户情况进行专项申报。

  据数据,截至6月22日,整个A股3528家上市公司,合计有3349只股票的大股东存在股权质押,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上市公司股东都正在拿股票为抵押去借债。其中,有128家公司,其总股本50%之上股票都拿去质押了,有9家公司超过70%。

  另据数据,截至6月19日,整个A股市场处于质押状态的股票的总市值约为2.959万亿元,而整个A股总市值为55万亿元左右。

  “中国去杠杆以及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均导致融资成本上升,这无疑会导致基础最弱的公司出现更多违约。”Stratton Street合伙人兼首席投资人安迪·西曼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他在伦敦管理着多只债券基金,包括世界上首只向国际投资者开放的人民币债券基金。

  “这是健康的状况,因为能够留下来的都是全方位表现较强的公司。”安迪·西曼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在2018年3月结束的财政年度里,美国前12个月的高收益违约率达到了3.9%。相对而言,中国的违约率没有那样突出。美国的债务水平远远高于中国,然而西方媒体常常忘记提及这一事实。”安迪·西曼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责任编辑:杜嵩]
绿色出行
鲁冰花
中国网小记者
呵护地球

关于我们| 网站概况|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供稿服务| 合作伙伴|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阳光· 绿色网络工程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邮箱:chinajiceng@163.com    电话:010-63607677

备案号:京ICP备16016777号-3

Copyright© 2016 Chinajiceng.All Rights Reserved